放浪記

想起密斯张三

忽然想起密斯张三来,还有“网络考古”这个词。
是不是即使只是未来十年的人们想要了解现在的我们,也需要在一堆残缺不全的数据和快要被关闭了的博客里翻翻找找?拼凑出一个大致的轮廓,一个残缺的、平面的、被上传的形象。
今年0930那天,办公室里早下班,傍晚时,到处都是雾气,天昏沉沉的,人也昏沉沉的。就在那刻,我忽然想起在网上翻找密斯张三起来。她的博客我未读完,但已看到有一篇是我很喜欢的调调,是这样的:

新房东
密斯张三 @ 2006-11-04 14:36

新房东是位黑老太太,或者政治正确地说,非裔年长女性公民。她女儿出去念书,是以把空房间租掉。如果以现金交租,可以打二十块钱折扣。养有两条狗,刚才不知是兽医还是友人前来洽谈过,交流养育妙方。“狗每天有百分之八十的时间在睡觉。”大白狗不晓得名字,小黑狗叫做杰克,一式一样,好像稀脏的两个旧线团,微臭,惯了也不太觉得。墙上挂了许多相片和画。有一台旧键盘,我正在学习,现可以弹《欢乐颂》。房东在学校做事,白日家中无人,但客厅电视会机开着一个奇怪的台,唱不知名的歌剧。有时晚上下楼吃夜宵,会碰到她看the daily show w/ jon stewart,一面整理账单(很多。才知道原来收垃圾也要另付账)。狗儿在一旁痴睡。客厅橱柜里有黑胶唱片,john coltrane,jim morrison,十多张barbara streisand等。还有一大册Dilbert漫画,我煮食时会偷看,饺子可以看十页,酒酿卧鸡蛋可以看五页,四页蛋黄就溏心些,六页就老实些。不是富贵人家。杂志插页的香水广告,收在茶几上,可能当空气清新剂。R1帮忙搬家的时候,火眼金睛老早指出:洗手间柜台上护肤品都是drugstore的。我有没有说过R1很有观察力?当然他是脚底板磨砂都要用L'Occitane的人。可惜现在做不成R1了。新的R1也是中国来的,访问学者,初来乍到者特有的赔小心贴笑脸样,努力没话找话,然而一眼看去就是不擅此技的,不知何故让我非常难受,便时常躲着他。是,我假狷介。唉顾不得许多。


密斯张三喜欢黄碧云,可是黄碧云让我害怕,虽然我只看过她的《她是女子,我也是女子》。她喜欢张爱玲,我也喜欢,可没像她喜欢到最终跟伊同一个命运的地步。我最喜欢的关于她的评价,是一个叫chilly的人说出来的:“她来译卡尔维诺,读纳博科夫,平常人一抹眼就过的地方,偏是她眼中的刺,非挑出来不可。”是因为我真遇到过这样的人,我喜欢又崇拜这样的人。网上认识她的人,跟她互窥博客的人,在她死后纷纷撰文悼念她的人,还有那些现在能说出自己无法接受她去了的事实的人,估计都比我大上几岁或者早慧许多,我羡慕她们。虽然我大学时就已经听说过她,当时却没那种眼光能知道她是好的。所以当我匆匆地,怪不好意思地从老后面赶过来看她们看过的花时,繁华早散尽了,花也凋零了,话语也飘散了。独留我对着那些好几年前的文字慨叹几声,难受一晚,忽然升起念天地之悠悠的孤独之感来。
  1. 2009/11/06(金) 17:58:49|
  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3. | コメント:1
<<与虫居(二) | ホーム | 与虫居>>

コメント

有时会把她的豆瓣那页打开,默对一会儿。虽然也是很晚才看到她的博,在很多人之后再次惊艳她的字。她正在读的书,成为永远的进行式。
  1. URL |
  2. 2009/11/09(月) 20:39:38 |
  3. s #-
  4.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2ya1005.blog124.fc2blog.us/tb.php/94-0290ba68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Profile

2ya

Author:2ya
祈愿自此认真度日

New Entry

New Comment

Monthly Archive

Category

Search

RSS Feed

Links

Add this blog to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