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浪記

炎夏之都

读了这篇,只觉得妙。不曾想一个社会问题小说般的开头竟引出这样一个悲凉麻木,内里却有晶莹内核在跳动的故事。像卷心菜一样层层包裹的线索,相互遮掩,相互成全。个中味道,重重叠叠,非一言能盖之。
读到下面摘抄段落的时候,眼中恍若有层薄雾,整个人直挺挺的平仰在一个大靠垫上,呆过去了。这就是我爱的那跳动的内核。跳动,同时带着深深的绝望和死亡气息。

【炎夏之都】(上海文艺)
  
p172 他认识德美在先,追她追了一年,德美心在太多事情上,当他老土,始终若即若离的。燕怡念广电科,和德美极不同。他一辈子不曾忘记,燕怡在他底下紧紧抱住他,像是笑像是哭的喃喃说:“有身体好好,有身体好好。”他感动得任眼泪掉进她蓬香的头发里,发出像水滴打在火上的淬淬的声响。二十岁的身体,他们随时随地不厌其烦的做爱,他陪她去学开车,光天化日,车子热得像一座蒸桶,他们是桶里两条火烫的鳗鱼,不一刻就又缠在一处,大太阳给隔在带有一点浅褐色度的窗玻璃外,混混沌沌一块圆饼。车座的胶皮渗出胶汗,要被他们掀脱了一般,毕毕剥剥发出可怕的声音,他们倒下去时头顶的天空,亦因着那浅褐色度的窗玻璃,显得洪荒草昧。

p174 ……德美坚决不肯把孩子拿掉,他就知道已失去一切。燕怡哭着说难道只是因为她没有孩子她就输了。他最后打电话给燕怡,要把她送给他的一条K金项链,和她写给他的信,都还给她,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残忍,听见燕怡在电话那头哭起来,感到一种自虐虐人的、凄惨的绝望里的快乐。
  1. 2008/07/04(金) 21:54:25|
  2. C+V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记梦】火车推销员小姐 | ホーム | 幻影残光>>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2ya1005.blog124.fc2blog.us/tb.php/4-240ebd4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Profile

2ya

Author:2ya
祈愿自此认真度日

New Entry

New Comment

Monthly Archive

Category

Search

RSS Feed

Links

Add this blog to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