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浪記

眼睛

日子过得多快又多慢。已预见到心之苍老,容颜却如孩童般年轻。明明在时间的夹缝处嗅到过深秋尘土的腥气,夏末却如一个发癫的女人,用自己热烘烘湿漉漉的巨大乳房堵住你的鼻息,不顾一切的拱着你,你在她的重压下奄奄一息。
我在一扇窗后见到了你,我长着一双不怀好意的乌黑的眼睛。若我是男人,我会如他们一般,像扒开新鲜的石榴那样撕裂你,咬你香甜却不多的汁水。抛弃你,垃圾箱里静静的枯萎成褐色的石榴皮。若我是女人……呵,若我是女人该如何呢。我只剩下一双眼睛,你却还有苍白柔软的肢体在,多么不公平呢。
你恹恹醒来。夕阳下红色的爬山虎的藤蔓随风摇曳。
——你的男人哪去了?我的男人呢?为什么我们的男人都不见了?
——你那琥珀色的眼睛要望向哪里?
手要通向哪里?那粘湿的黑暗的洞穴,干枯的黑色杂草蔓延。探路的猎人曾在这里点燃过一把火,之后又被另一个猎人杀死。一场无声的杀戮,前者的脑浆溅得四处都是。我贪看你白色曼妙的腿,集结到私处的紧致的肌肉,你美丽紧绷的脚尖涂着银红色的蔻丹,小小的中趾上扣着一枚小小的暗铜足戒。那遮住胸口的衣襟被慢慢解开来了,傍晚的凉风碰触到肌肤上,带着汽车尾气的味道和想象中的荼靡花香。他曾用手握过这小小的睡鸟般的乳房,嘴巴痴痴的吮住那蒙上一抹红晕的尖。想象中儿子的玫瑰色小脸,居然在那张猎人样的脸中若隐若现。那时洞穴通向秘密的海底龙宫,在月色恰当的夜里,泛着乳白色泡沫的碧蓝潮水时涨时落,青红色巨龙的身体悄无声息的游摆进这隐蔽的出口,洞穴发出空洞而满意的呜咽声,像是夜枭的一声哭泣。月光下死死抵住的一双躯体吓坏了夜半不意间经过的小鬼。她透明的身体撕裂了。天上云后有一枚月亮,窗前牵牛花下有一滴露水。
我么,我也曾遇见过他。我是个下贱的女人,刚送走一位客人,正在调整短裤的裤脚。我站在门口,低头弄着衣服,总是疑心还没穿好。他看见了我的腿,长、瘦,很白,简单又明确的意象。一个刚被干过的女人。此时衣衫得体,亭亭玉立,长发梳理整齐,那前一刻呢?在想象中昏暗的后屋里,是怎样的情景?乳房会很厚实吗?后背摸上去感觉怎样?长发湿漉漉的纠结在一起,用手使劲的扯她的话她会喊叫吗?声音怎样?我微微看了他一眼,他走了。我怀疑我是否有足够的智力或者经验让我意识到他突然涌起的情欲。我多半视若罔闻的坐回到沙发上。腿翘高,赤裸的肩膀露出。夜慢慢深了,我觉得自己像是一枚未来的深秋的悲伤剪影。可霓虹灯、水蒸气和一闪而过的轿车的灯光却不遗余力的向我提示着现实的属性。
你是我的敌人,你是我的朋友。我心底那最残忍的嫉妒想杀死你,你也同样。我们诙谐的笑着彼此,我们还活着。请让我帮你。别着忙褪掉汗湿的睡裙,别着忙扯掉濡湿的底裤。别着忙用细小的手指填补这无边的空虚与失落。凝视,用我的眼睛,或者一架相机。回忆,最初的男子,胆怯的吻。唇干口焦阳光晃眼的秋日,他太想吻你却没有吻,以至于在记忆中偷偷置换了有亲吻的场景。羞怯的阴茎,在你的注视下直立,像是阴暗的林间一株害羞的菌类。至少或曾经,你是一个被允诺了爱的人,至少在曾经,“爱”这个词并不是一个空壳……
我呢,我在海边等你。那里天高云阔,空气沁凉得发辣。我在沙滩上睡下来等你。

  1. 2008/09/25(木) 05:21:16|
  2. 虚 构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1
<<深秋的热面汤 | ホーム | 烟台山 寂静微雨的下午>>

コメント

唔,这个,写的很棒。我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如此文字的欢愉了。
  1. URL |
  2. 2008/09/25(木) 10:12:11 |
  3. 0065 #-
  4.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2ya1005.blog124.fc2blog.us/tb.php/35-c61f022e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Profile

2ya

Author:2ya
祈愿自此认真度日

New Entry

New Comment

Monthly Archive

Category

Search

RSS Feed

Links

Add this blog to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