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浪記

烟台山 寂静微雨的下午

烟台山最顶处有一座白色灯塔,远望固然能引起人无限罗曼蒂克的遐想,近观却不免科技味道太浓,失去不少韵致。
山间散落几处殖民地风格的洋楼,是当年各国领事馆的遗迹。往往也是外面看上去风光无限,进到里面却空空如也,充满着看不见的时间的灰尘。顶多由景区管理当局布置上一些简陋展板,做成一间间寒伧的纪念馆。只在丹麦领事馆里还存有精致且具有百年历史的老家具。主人离去的时候将它们遗弃在这里,家具们的心必然是凄苦的。对面的德国领事馆早在一场大火中化为平地,这边丹麦的院子里却还竖立着小美人鱼的塑像,美目低垂,面对着树丛外的工业海港。——或许这能让远在亚细亚的丹麦人怀想起波罗的海淡淡的海风。领事馆是一座精雅的中型住宅,据说领事大人一家曾居住在此。绕到房子后面,是一条下坡的曲径,两旁树木葳蕤。正值阴天微雨的时候,身临此处,只觉说不出的阴森幽美,好像穿了燕尾服的领事大人正同带着颤巍巍帽子的夫人携手散步,他们过去的形体和我们擦身而过。我以杜拉斯《情人》中的情怀揣度领事夫人。想像金黄色头发的丹麦女人在满室绿色植物的小饭厅里看丈夫匆匆喝下麦片粥,扶在临海的栏杆上看不远处巨大的工业海轮,耳中是腔调古怪的中国话,心中凄惶。为着丈夫,飘洋过海来到东方,只有着意护住她的房子,她的领事馆区。那是她熟悉的家的小小盆景。
信步山间,遇见一处粉墙朱瓦的房子。却是冰心纪念馆。冰心是我少年时爱过的作家。《寄小读者》我是不看的,但是《相片》《两个家庭》《海上》《寂寞》《空屋》《六一姊》《别后》《西风》……啊,等等这些,我觉得真是好文章。少年时单纯的脑袋消化不了书中更深的人情世故,那些温柔的、认为爱可以化解一切解释一切的文章却可感动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的诗心。看到冰心,就想起那些天光暧暧的早放学的星期二的下午。而如今看见阴沉微雨的海,则自然而然的反应出《海上》的句子:

“谁曾在阴沉微雨的早晨,独自漂浮在小船上面……只有我管领了这静默黯凄的美。”


纪念馆里空无一人,只有一个百无聊赖的管理员阿姨。因为没有参观客,展厅的灯都没有打开。借着微弱的天光细看冰心年轻时的照片和下面的描述文字,颇有趣味。待看到老年,则不免让人失望。三十年代之前的冰心,是头顶光亮濛濛的光环的、温婉的,虽然同时也是左派的,革命的——即使是她最左派的文章都不曾掩盖她的温婉和脸上濛濛的光亮。
myidear是不看冰心的,但他会替我去擅自打开展厅的灯,在另一个展室的照片前面发现新大陆似的叫我,听我唠唠叨叨半带炫耀性质的怀旧演说。在一个简陋阴暗的展厅里,踏着细细密密时间的灰尘,伸出手臂去寻一个逝去的童年梦。有他陪在身边,心底有说不出的欢喜与舒适。就如之前在灯塔上,同着一群闹哄哄的观光团进去,他们绕了一周就忙忙下去了。我们独占了灯塔的观光望远镜,对焦看海上的轮船,互相叫着对方的名字。雨下起来,打在细密而安然的心上。
IMG_4030.jpg

  1. 2008/08/29(金) 01:25:16|
  2. 走了几里路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1
<<眼睛 | ホーム | 恍惚间的童年>>

コメント

真诗意的画面呢。。。
  1. URL |
  2. 2008/08/29(金) 17:45:10 |
  3. zst #-
  4.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2ya1005.blog124.fc2blog.us/tb.php/34-0abc40d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Profile

2ya

Author:2ya
祈愿自此认真度日

New Entry

New Comment

Monthly Archive

Category

Search

RSS Feed

Links

Add this blog to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