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浪記

野草在歌唱

“天已经黑了,空中出现了第一批星星;桌子上放着一盏防风灯,那微弱的火焰,看上去像一只被关在玻璃笼子里的可怜的鸟儿。”


我看着自己经历一个理想被逐渐消解的过程。日常在扼杀我的灵魂,只给我留下一点点聊以度日的细小念想。我成了一个只会天天心不在焉的一部接着一部电影看的坐着的人,像是在消磨时间等待着什么。我知道我等待的最终会消失,只是虚无。我的眼睛那么无神,自小如此,现在还有一个愈加苍白的灵魂。无论什么样的生活方式于我都无所谓,不会有更大的吸引出现,每一种看起来都和另一种类似。我是坐在变形了的沙发上的玛丽·特纳。

“一个又瘦又丑的可怜女人,上帝赋予她的生命力已经完全干涸,只剩下了这么一个空洞的念头:她和那个威猛的太阳之间,只存在着一片薄薄的,叫人摸上手就起泡的铁皮;她和暗无天日的阴曹地府之间只存在着一缕转瞬即逝的阳光。”


小说结尾于死亡。我不喜欢“死亡”这个意象,尽管无时不在我却无力承受。但要是我来写这篇小说的话,我也会选择死亡来作结。故事由死亡开场,倒叙,女主人公再一次于倒叙中死去。死亡和死亡,无边的黑暗和无边的黑暗,中间夹着一段愁苦的日子。先经历无知无觉的愁苦(那愁苦种在心中),再是可能享受到的最好的年青时光,住在单身女子俱乐部里,当年轻女孩子的知心姐姐,穿皮鞋,看了几百部电影,等到嫁人之后发现自己连一部剧情都想不起来。紧接着就是由繁弦急管转入急管衰弦,慢慢堕下去,堕得比泥土还要低。死亡是无法避免的趋势。

“一个人感到最可怕的事,莫过于自己的幻想在事实面前或是在某种抽象原理面前破灭。因为他(她)无法知道是否有把握再创造一个幻想,使自己生活下去。”


如果颈项后面皮肤的气息是可以期待的,那么再多的思念也就有了意义。然而一旦意识到好朋友的微笑居然是假的,玛丽最美好的日子就化作了一滩水,捡都捡不起来。烂成了一堆破烂之后,也就不再需要什么希求。“当破烂也要当最好的破烂。”这不过是家庭和学校教育的惯性。最终惯性的作用也会消失。人整个的消沉下来。等待着什么来打破这一切,南非草原上静止的粘稠的小铁皮屋子里的空气。也许那只有死亡。

应该谢谢摩西。他解脱了玛丽,也解脱了我。

“在这个群山环绕的腐朽山洞里
在淡淡的月光下,野草在歌唱。”



  1. 2007/12/22(土) 12:03:52|
  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3. | コメント:0
<<了解女人 | ホーム | 弗里達>>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2ya1005.blog124.fc2blog.us/tb.php/22-7c42766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Profile

2ya

Author:2ya
祈愿自此认真度日

New Entry

New Comment

Monthly Archive

Category

Search

RSS Feed

Links

Add this blog to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