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浪記

情人

吻在身体上,催人泪下。也许有人说那是慰藉。在家里我是不哭的。那天,在那个房间里,流泪哭泣竟对过去、对未来都是一种安慰。我告诉他说,我终归是要和我母亲分开的,甚至迟早我会不再爱我的母亲。我哭了。他的头靠在我的身上,因为我哭,他也哭了。我告诉他,在我的幼年,我的梦充满着我母亲的不幸。我说,我只梦见我的母亲,从来梦不到圣诞树,永远只有梦到她,我说,她是让贫穷给活剥了的母亲,或者她是这样一个女人,在一生各个时期,永远对着沙漠,对着沙漠说话,对着沙漠倾诉,她永远都在辛辛苦苦寻食糊口,为了活命,她就是那个不停的讲述自己遭遇的玛丽·勒格朗·德·鲁拜,不停的诉说着她的无辜,她的节俭,她的希望。

——杜拉斯,情人


那天在离开他的火车上,发短信给他。我提及我爱他牙齿之间柔软的舌头,那像是最娇嫩的灵魂冲破外在的硬壳向我试探,我的灵魂怯怯的震颤着回应着。爱他,发狂似的爱他,恨不能再和他缠绕在一起。一切都是虚妄,生命只剩下两个怯怯的相互探索的灵魂,那柔软湿润的触感。临走之前,依依不舍他的衣袖,心中伤痛而恍惚。放不开的情人的衣袖。
爱情让我变得残缺,我变得没有外表,没有姓名。然而那一刻直到永久我都是最幸福的女子。整个世界只剩下了爱。
熙攘的五道口,霓虹灯闪亮人头攒动如圣诞节提前到来。他将我的手放在他的衣袋里。十指相扣。嗫嚅了半晌,他说:“你的手很好。”“你的手也很好。”是的,你的手也很好,你很好。愿这条路永远走不到尽头。
我终于能将这一切写下了。
  1. 2007/11/19(月) 12:05:53|
  2. 日 常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露西亚的情人 | ホーム | 橘子>>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2ya1005.blog124.fc2blog.us/tb.php/20-928c8966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Profile

2ya

Author:2ya
祈愿自此认真度日

New Entry

New Comment

Monthly Archive

Category

Search

RSS Feed

Links

Add this blog to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