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浪記

立夏念春

今天就是立夏了。虽然身在都市,但仍能感觉到自然法则对于万物无形而有力的影响,比如爱睡懒觉的人也会在清晨自然而然的转醒,比如家里的植物奋力地抽芽……
坐在公共汽车上想关于四季的拟人比喻,冬天肯定是须发皆白的老人,春天是年轻的王子。那么夏天呢?秋天呢?难道真要用“穿着花裙的姑娘”和“成熟的贵妇”这样陈词滥调的比喻?而且这么说来,为什么不把冬天和春天也比喻为女人呢?想着想着,就像丢东落西的松鼠一样,丢开了这个无聊的话题。
约翰·巴勒斯说,“上一季是下一季之母”。春天孕育着夏天,四季轮转,下个春天自然还会到来。所以对于春天的消失,本身也没有什么好忧伤的。可若是一定要故作愁情万种,想为这个春天伤逝,那就来想一想今年春天遇见的几朵花吧,她们肯定已经不在你看过她们的地方了。
对于我而言,这个春天第一个值得回想纪念的,是在三月鼓浪屿遇见的木棉。陡陡的、长着青苔的石梯上,躺着几朵不知为何在这里的大红花。遍寻一番,才在高高的头顶找到她们在天上的家。路过的游客东挑西捡,务必要挑一朵最完美最清洁的,得意洋洋的擎走。可是有什么用呢?等到花色黯淡,还不是被草草扔掉?正这么想着,“啪”,又从天而降一朵,最美丽最惨烈的,躺在你脚下。
第二个是海边的一树桂花,遇到的地点还是三月的鼓浪屿。那天天气很热,桂花树墨绿的叶子反射着油亮的光,像是热天里姑娘的额头。白色的桂花则发出濛濛的金光来,那香气,我当时对自己说,一辈子都忘不了。(可是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
第三个,是天津家附近的迎春花。这北方春天最早开放的黄色的小花,位居我出生后认识的第一批植物之列。与她同在一起的,还有桃花、狗尾巴草、牵牛花和蒲公英。犹忆幼儿园春游时,老师带着我们一队小朋友去公园看她。老师说,等到再过两天,她就“凋谢”了。“凋谢”,我咀嚼着这个像是带着粉末感的凄凉而扫兴的词,想象迎春花在一场春雨之后,粉末崩坏,如蝴蝶一样消失不见。
说起蝴蝶,今年的第一只蝴蝶是在鼓浪屿看到的。居然是黑色的……我郁闷了很久。只好跟自己说,或许是蛾子,不是蝴蝶吧。要知道,在木民的讲法里,如果春天看到的第一只蝴蝶是黄的,就会有一个快乐的夏天,如果是白的,就会有一个宁静的夏天。可是如果看到黑色的和棕色的蝴蝶……就比较糟糕了。

DSC04164.jpg
[上图]木棉花落

DSC04205.jpg
[上图]看得出这里面藏着一只小鸟吗?

DSC04235.jpg
[上图]还是木棉
  1. 2010/05/05(水) 12:05:32|
  2. 日 常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一切的开始 | ホーム | 轻盈的骑手>>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2ya1005.blog124.fc2blog.us/tb.php/138-382676cd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Profile

2ya

Author:2ya
祈愿自此认真度日

New Entry

New Comment

Monthly Archive

Category

Search

RSS Feed

Links

Add this blog to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