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浪記

一切的开始

我总忘不了数周前的那第一场春雨。因为似乎一切都是从那场雨开始的。
淅淅沥沥,灰濛濛的,像是裹挟着肥料与春天的力量。就是在这样的雨里,窗外楼下那棵大槐树的光秃秃的树冠终于缀着点点嫩绿了;就连隔着玻璃窗的养在家里的植物,也似乎感受到了雨的力量,嫩芽次第钻出。后来大地上的绿意越来越密,越来越饱满。之后来上几场降温,又下上一场雨,再蒸腾上几个大晴天,夏天的热闹嘈杂、丰腴饱满,便就初具规模了。
有时候,我真爱这样冷暖折腾一番之后总算莅临、但依旧顽皮个没完的初夏:晴朗的下午,忽来一阵乌云,大雨点噼噼啪啪的,催着行人跑着躲进临街店铺里。待擦干身上,舒口气,转头再看外面时,竟又放晴。刚才乌云滚滚的天空又变得天真无辜了,云彩白白的,天空蓝蓝的。真想一辈子待在这样的天空下快乐的炖土豆啊(蝌蚪小姐语)。
今天第一次认识了槐花,绿色带点黄,和槐树的叶子混在一起的时候,如果不仔细,很难看得分明。brant曾在盛夏槐花落时,收集了小半玻璃瓶的干槐花作为玻璃花瓶的衬底——是黄黄旧旧的颜色,我初看时误当作锯末——然后将染成淡淡墨蓝色的银柳插在其中,就显得非常的朴素美丽。银柳看起来像是躺在干草堆上、身着蓝布裙的田园女孩。这个夏天,我也想收集些这样的干花来。
在我姥姥这一辈,名字里除了排行字之外,都是再加一个植物的名字。因为跟姥姥家亲近,所以与姥姥家亲戚名字相关的植物我都觉得很喜爱。比如我有个舅姥爷的名字是“槐”,我就一直觉得槐树的树皮是所有树皮中最亲切和煦的,像是慈爱的老人的手,总是让人自然而然地产生想去依偎蹭蹭的感觉。
  1. 2010/05/05(水) 16:00:37|
  2. 日 常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收纳龙猫 | ホーム | 立夏念春>>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2ya1005.blog124.fc2blog.us/tb.php/136-31264bd3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Profile

2ya

Author:2ya
祈愿自此认真度日

New Entry

New Comment

Monthly Archive

Category

Search

RSS Feed

Links

Add this blog to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