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浪記

2月23日

早上很晏才起,终于得空莳花弄草。一盆水养的百合竹,来我家也快有三四个月了。当时因喜欢她被培植得如莲花一般的叶子,才冲动买下,可是谁知一直没有太多时间伺候,除了偶尔浇浇水,只能放在书架上日日看她叶子落灰焦边。百合竹被花店的人种在一个胖肚玻璃瓶里,瓶口以一个塑料托固定,塑料托上有三个小洞,三枝百合竹的茎部从洞中穿过,这样就不会在瓶子里东倒西斜,可是穿过塑料托的部分却会因摩擦而稍有腐烂。若是把谁的腿用塑料的枷锁固定,让他年复一年地带着那枷锁活着,那人会做如何想?人为了自己居室漂亮这样无聊的理由,就毫不犹豫地对植物施予这样的酷刑,而我居然漠视这一切这么久,心中真是着实羞愧。赶紧剪开塑料托,清洗腐烂的茎部,修剪枯叶和过大的容易散失水份的叶片,擦拭叶子。等看到她像刚理过发的青涩的小姑娘一样,歪着湿漉漉的绿色的短发小脑袋坐在书架上时,才心中稍安。

午饭后挤地铁去公司,地铁车厢里空气不好,闷罐一样,电视屏里日复一日播放着愚蠢而粗糙的节目,坐地铁无聊,一不小心就会被吸引过去看上几眼。为了不让情绪受污染,还是看书罢。今天我带的仍是陈冠学的《大地的事》,这本书我年前就在看了,看得以至于现在写这篇日记的语气都有些像他。只要拥挤的车厢里有一块能够展开书的地方,我就可以立刻跟着它脱离当下,去到1970年代的南台湾的乡村田园,耳闻到那三十年之前的水声与鸟鸣,目睹见那二十纬度之外的星空与植物……

出了地铁,正是我最喜爱的初春的下午两点钟。这个钟头的空气最闲适,阳光最温热。若不是怕被路人笑话,我真想一直闭着眼、仰着头走路,好让阳光温暖轻柔的手指头,抵住我微阖的眼皮,指引我去到一个只有花香与鸟鸣、没有污浊与肮脏的明媚的田野,与那里的小兔小鹿风精灵雨精灵玩耍嬉戏……

经过一棵每天上班都会路过的大树时,忽然听到一片鸟鸣,初时以为自己还在幻想中,后来才发现,在叶子掉光了的大树的枝杈间,竟然停着一群小麻雀。它们蹦来蹦去,叽叽喳喳地唱着初春的歌儿。有人说北京是活死人墓,是石屎森林,可谁又能料到,这些小精灵却始终不曾离我们远去呢?可是又有谁,对于它们的不曾远去会心生感激呢?路旁倾颓肮脏的墙边,种着几棵干瘦的小树,他们昂首举臂望天;而墙面上,干枯了的爬藤的焦黑的小小脚爪,仍然顽强地抓紧墙面。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即使是最落魄最卑微的自然造物,也远比最精致的人造物可爱感人。

春天到了,在枝杈内部,那催动花管与嫩叶的力正在涌动着呢吧?
  1. 2010/02/23(火) 15:35:47|
  2. 日 常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农人的微笑 | ホーム | 【摘抄】宁做安贫劳力人>>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2ya1005.blog124.fc2blog.us/tb.php/126-62871f28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Profile

2ya

Author:2ya
祈愿自此认真度日

New Entry

New Comment

Monthly Archive

Category

Search

RSS Feed

Links

Add this blog to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