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浪記

金黄色的下午,干燥如一块粗麻布

歌唱吧女神,歌唱自然的永恒和人情的短暂。

马路上夕阳投射的金黄颜色十几年都不曾有过变化,周围的景物却不是如此。这种改变像是老姑娘敷在脸上的粉,她初恋的情人依旧能从其中辨得那日渐破败老去的真颜。可是难道他会在意么?她是真切的属于他的第一个爱人,无论她如今相貌怎样。使他难过的是看着这张施了粉黛的容颜。在这样堂而皇之的容颜下,她装作并不认识他。

我回到童年时代的居民区探险。包里装着曼德尔施塔姆的诗集和伯格曼德的电影DVD,心中却感不到平时购书淘碟之后的富足感。和他迎着刺眼的夕阳走,我为自己如粗麻布一般干燥的心绪暗自诧异。有人说恋爱中谈话的双方,说的只是些无意义的句子。没必要探究背后的语义,那只是为了让场面不要过分冷清。其实他们完全可以不说话的,(金风玉露一相逢,两双眼睛只望着面前波动的金色池塘。里面有蓝天的倒影,烂尾楼的倒影。难道不可以把这里想做黄浦江么?难道不可以是世纪公园的大湖么?)说过的句子过后也会被遗忘。这话到底是谁说的?

也有不曾被遗忘的东西。这装进了我整个童年的所在,有几次是在梦中回到这里?每走一步都会被一个过去的影子绊到。在这个曾经是草坪的洋灰地,我第一次尝试打羽毛球,那时我还是个梳着朝天辫天天骑一辆小红三轮车的孩子。(如果我这样不停的说下去,说到什么时候在我身边的你会厌恶得倒地昏厥过去?)在这个平凡的街角,我不小心从单车后面摔下来,磕到了脑袋,小小的我没哭,站起来安抚惊慌失措的大人。在这个楼梯平台,我多次从一个比现在矮得多的角度眺望,夏天眺望花盆下绿色的积水,冬天是软绵绵、咬上一口却没有味道的肥肥的积雪。春天有很多桃树开花,不过我没有秋天的记忆。我曾经站在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使劲盯着外婆家的纱门很久很久,然后忽然害怕的发现,我不认识那扇我熟悉的门了。那个我们探了探头就厌恶走开的花园曾经塞满了一个小女孩的仙境梦想。我熟悉每一块假山石后面的机关,我给每一块石头一个特别的动物联想。那时候里面也有古怪的席地而睡的大人,或者以奇怪姿势缠在一起的男人和女人,只是没有现在这么多。你若是在这里吻我其实我是不介意的。我想象在那一刻所有在过去的时间维度蹦跳嬉戏的我如调皮的精灵一般穿梭在周围。在我读到破败的大观园时我想到的就是这里。不过你没有吻我的意思,你也不会有。理智的我也不会允许你有的。更何况我们已经离开了。

消失的歪脖桃树,消失的正对着外婆家窗户的泥土地,消失了的蜗牛、蟋蟀、枯枝败叶。写不出写景作文的冬天傍晚,把我裹得厚厚实实的妈妈让我站在这里观察自然。我脑子里编着干巴巴的词句:“夜的帷幕落下了,玩伴们都回家了,月亮婆婆慈祥的向我微笑着,星星调皮的眨着眼睛。”然而这些都是放屁。像粽子一样穿得严严实实的我只看得见外婆的厨房亮着的橘黄色的光。那晚饭的味道和“哗”一声菜放进炒锅的声音总是让我感动得想哭。
  1. 2007/10/03(水) 23:37:45|
  2. 日 常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在月亮升起时女人们穿着花衣服闲逛。 | ホーム | 梨和秋天>>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http://2ya1005.blog124.fc2blog.us/tb.php/10-0e2fc37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Profile

2ya

Author:2ya
祈愿自此认真度日

New Entry

New Comment

Monthly Archive

Category

Search

RSS Feed

Links

Add this blog to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