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浪記

航海时代,以及搬家

我,我又准备换博客了……
对不起,还愿意来看看我这些瞎写的无聊的话的亲爱的你。憋不出几个字,还天天这样朝三暮四的换博客,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很没常性。可是这回换博客,不在被某种新奇的功能或版面吸引,也不在要抛弃什么过去,而是,恰巧是,是我想起了一段很美的过去。
在我的高中时代,我跟我最好的女朋友0065,常常坐在麦当劳里,一杯免费续杯的咖啡喝到头昏,玩你写一段我写一段的编小说的游戏。我们写的小说,地点常常是在灰尘积的很厚的房间里,虽然灰尘积的很厚,却总会有阳光、蓝天、绿叶等,透过灰尘挤进画面里。而主人公,往往是很内向古怪的年轻人,说些像咒语一样的话,把自己藏在很厚的衣服或者很大的眼镜后面。当时是2004年,我那时有个在博客动力(杯具,这个公司前一阵被收购了,之前的所有数据都找不到了)上的blog叫做“伊比利亚半岛上青春永驻的小酒馆”(“伊比利亚半岛”来源于当时很喜欢玩的《大航海时代4》和很喜欢学的世界地理课,我想象坐在那个半岛上,肯定能看得到大西洋上的白帆吧,就好像站在阿拉伯半岛上,就可以跳跃过很多棵小小的椰枣树那样。“青春永驻的小酒馆”来源于《哲学家的咖啡馆》这本书,这个恐怕0065都不知道,我当时为了被夸奖,常常隐藏有趣的词或句子的来源,好让别人觉得这是我自己想出来的。那本书我好像也没看完,只是看到这个小酒馆的名字,就兴高采烈的捏着名字跑了),我就把我们写的小说誊好存在里面。那时候我还看看博尔赫斯、乔伊斯、马尔克斯、普鲁斯特和卡夫卡,其实也没有看懂几句,但就是像小时候看简爱或者飘那样,挺认真的,一放学回家就趴在床上看个没完。不像现在这样,只看点简单轻松的东西,把难懂的、气息陌生的东西全都报以漠视、要不就是“先存在书架上,等屋子收拾干净再读”的态度。那时我写过一个主人公名字是斯内普的小说,这个斯内普跟《哈利波特》的斯内普关系不太大————可能只是长相或者某种气质有些相像————他是个大学的文学系助教,每天晚上孤独地坐在单身宿舍的烛光里吃面包,在面包的咬痕里看到一个笑脸,让他想起儿时红胡子舅舅抱着他时的笑脸。会在大便的时候默默背诵《伊利亚特》。2004年时的我以为自己长大以后会过这样的生活,心中有些悲壮,又有些向往。想到未来,心中总是如春风掠过,痒痒的,让人忍不住要神经质地哼一声。
我的想象可能是不着边际的,但是生活的答案往往又是更出乎人意料。我没像我以为的那样会一辈子找不到男朋友,当蓝袜子、孤独终老,也没像我想的去读法文系或者中文系,其实到了高考时,我都对上什么大学学什么已经没有任何想法,我那时总觉得高考结束之后,好像就是时间的尽头了一样,一切都卸下来了,反正不会很好,反正也不会没学上,我什么都不想管……我就是(并且可能一直将是)这样一个不给力的孩子啊。
上了大学之后,我在天津,0065在上海,慢慢的,过去就再也回不去了。虽然大二的时候我们还在一起琢磨做一本叫“糖高”(以纪念高中时喝免费续杯咖啡sugar high的经历)的杂志,但是之后就没再有什么了。
唠叨了这么多,简直说成了一部编年史。接下来我就择要说吧。前两天,因为自恋,我搜到了0065过去的几个博客,然后又找到了自己的几个过去的博客,我们互相赞美了过去曾经到达的、如今已经不可能到达的纯度。桑感了一阵子。我撺掇0065再跟我一起写博客,未果。她越来越内敛了。于是我就自己注册了个 blogger的域名(我要把会用的google服务都尽量用到底),名字还叫回少女时代的“伊比利亚半岛上青春永驻的小酒馆”(虽然少女时代已经回不去了),希望能继续多动动脑子,读点书,好奇的看看世界,像《苏菲的世界》里的苏菲一样,不要总是沉迷于打扫屋子、好莱坞大片和三顿饭里(虽然吃饭和打扫毕竟也是很重要的)。
  1. 2010/09/19(日) 04:11:49|
  2. 日 常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Profile

2ya

Author:2ya
祈愿自此认真度日

New Entry

New Comment

Monthly Archive

Category

Search

RSS Feed

Links

Add this blog to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