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浪記

飞过一座座黝黑的山

我做了这样一个梦。开始是有人在网上追杀我,我在网上东躲西藏,最终被大佬发现,他杀死了我的网络身份,人们再也无法从网上找到我任何一丝的痕迹了。我的肉体身被放逐到南美洲的安第斯山脉上,在那里遇见了一个穿着华丽的鸡尾酒服的阔太太,后面跟着四个穿黑衣的修女,对她毕恭毕敬。天快黑了,修女跟阔太太说,“太太,这里昼夜温差很大的,穿上裘皮大衣吧。”阔太太矜持地说,“哼,我不要。”我则拉上了我的最厚的夹克的拉链,决定不如以去追寻黎明最初的阳光作为眼下的计划。于是我在满是星星的夜空下上甩着腿跑,夜空看起来离我很近,我跑起来也毫不费力,很轻易地就飞似的跳过一座又一座黝黑的山头。最后我终于来到一处开阔的谷底,远处的天正开始发出玫瑰和金黄交织的颜色,我盘腿对着那最初的黎明的太阳坐了下来,心中是运动之后常会感到的暖暖而平静的快乐。
  1. 2010/08/02(月) 10:56:30|
  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3. | コメント:0

【记梦】小男孩

这回是梦见了自己的儿子,初生的小婴儿形态,躺在草编的宠物篮里。
并未有过生产经验的我,在梦中有了小孩的心情倒更像是刚得到了一只可爱的小猫咪的心情,在心里的一个角落不断甜蜜地自己跟自己念叨着,我有个小孩啦,我有个小孩啦。
可是随后我就像个只有短时记忆的母鸡,没过一会儿就忘了这回事,因为两个鸽子女人忽然在我家屋檐下收拢翅膀,告诉我她们决定在此栖息一晚。我立刻被她们吸引走了注意力,赶紧搬出家里最柔软的鸭绒被让她们睡下,在凉如水的月夜起来,忧愁而欣喜地把她们露在外面的洁白的小脚放进被子里。
天亮了,我陪两个鸽子女人出去逛。我住在一个被雨打湿了的小巷里,巷子里的居民坐在路边,或是照顾自己的生意,或是聊天。我一路紧紧尾随着两个客人,笨拙地找着话题,生怕她们趁我一不注意就展翅飞走,不知以后何时才能相见。
可是,她们还是一晃身就不见了。
这时我才蓦地想起自己的小孩来,心急火燎地往家赶。等到了家,看到那小婴儿只裹着一条纸尿布,光着粉红的小身子躺在地上的宠物篮里,正踢着腿委屈地大哭。我赶紧给婴儿换下水汪汪沉甸甸的尿布,心疼地将他揽进怀里喂奶。孩子喝奶时紧紧依在胸口的样子有着不同于情欲的令人着迷的力量。我抱着暖乎乎的他像是抱着一个长在体外的小小的自己。瞧他这么依恋自己,只感恩他的万分仁义,不仅没有因我这个糊涂蛋把他忘到一边而记恨我,却仍依靠我依靠得这么紧。
  1. 2009/12/18(金) 17:46:00|
  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3. | コメント:0

【记梦】枯草游乐园

这个梦是前几日的了,我在梦里又梦着另一个梦。醒来时星期六的阳光满眼。
我梦见来到一个快废弃了的老旧游乐园。那里按离大门的远近分为三个区域:最靠近大门的区域里面零星散落着几架褪色了的游艺器械;第二个区域是一片枯草地,坐上去会沾一裤子的草籽和灰尘;第三个区域则连着蝶形高架桥,那里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公车站牌,却是整个游乐园最像游乐园的地方,大人小孩都雀跃地在这里等待着什么。
我不是独自来这里的,陪着我的还有我一直将其视作亲姐姐的朋友T。我和她在公园里转了一圈,忽然觉得来过这里,或者在梦里曾来过这里。我跟T说,整座游乐园,也只有那枯草地上的太阳还值得一晒,她总是顺着我的意思,所以我们就坐在那里晒了一回太阳。
然而T后来幻化成我的男朋友M,他孩子气地央求我说,“咱们还去公车站那里看看吧,好不好?”我说,“那里就是一天会来一趟车,将咱们都送到一个叫‘神秘地带’的游乐场,有什么意思。”可是M显然觉得那有意思极了,我也觉得对于一个从没去过那里的人来说,那里确实很有吸引力,所以我就同意陪他去坐大车车。
等到坐进车厢里,M不见了,换成了我在家乡的三个好朋友坐在我对面,那是个曾经豪华如今脏乱的车厢,我和三个姑娘吵吵闹闹嘻嘻哈哈的,却不愿意告诉她们我曾经去过我们将要去的地方。
终于到了“神秘地带”,那里是座搭着各种时代布景的人造游乐宫,西部牛仔主题、泰山猿人主题、欧洲小镇主题等风格乱七八糟地交杂在一起。到了这里,我那三个朋友也消失了,只剩下我一个。我和几个我不怎么喜欢的女孩住在一个房间里,白色的窗帘和被单拖在地上,被随意踩来踩去。到了那时我们才被通知这里隐藏着许多野兽、杀人狂和精神病人,虽然他们只是机器人,但被他们袭击后就会消失,相当于退出游戏,只有留到最后的那个才是胜利者。
这一切我早就知道了,所以心中烦闷不已。我知道解决最后一关需要找到一根穿了线的针,而且我身上就带着这样的一根针(在经历过我梦中之前的那次冒险后,我就一直随身携带着它)。但是在走到最后一关之前,是无尽的杀戮、躲藏、悲戚还有背叛。我跟和我同住的那几个女孩说,“我准备放弃了。”火光映照着我们所在的桥洞和下面黑色的河水,她们惊讶地说,“游戏才刚开始,你连玩都没玩就放弃了?入场券就这么浪费了?”我心里想想,浪费了入场券固然可惜,可是要再这么经历一遍那些可怕讨厌的事情也实在太让人忍受不了了……我最终决定先去寻找和我失散了的男朋友M,把手里的针给他,好让他赢得游戏,之后就去找只大猩猩,让它了结了自己。
虽然万事已经想明白,但心里仍然惴惴。我一步一步地向河岸上走去,直到挣扎着醒来。
  1. 2009/12/08(火) 14:19:13|
  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3. | コメント:0

【记梦】浇花

有天清晨,在灰色的微光下做了这样一个梦:
家里的植物全都缺水,要渴死了。我急急忙忙地拿着水壶给它们浇水。一大壶水浇下去,植物居然一下子就喝干,倒下去的叶子稍微直立一些。我心里刚稍安心,就发现还有好多别的花没浇。我在水龙头和花之间跑来跑去,浇完一盆就有四盆冒出来,我不记得我养过这么多花……梦里浇花时的心情是颓唐和自暴自弃之后的觉悟与自责。曾想着任这些植物自生自灭去吧,我连自己都管不了了。而觉悟之后,就一直强烈自责着自己。这些花是为了我的原因才被从土里挖出来、搬到这不着天不着地、连新鲜风都吹不到的高楼里的,我怎么能说不管就不管了呢。
  1. 2009/12/04(金) 17:42:15|
  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3. | コメント:0

【记梦】猫孩子

做梦梦见我怀孕生了两只小猫,生下来的时候就跟手指一样细。我拿给我老太爷看,他没拿住,小猫掉到地上不见了。我以当妈妈的着急心情四处找小猫,后来在另一个房间的夹缝里找到了。我就很疼爱这只失而复得的小猫。后来它们长大了,长成白底的虎皮斑猫,肥肥懒懒的撅着屁股蹲在桌子上。那个没丢的跟我不亲。因为我花了太多时间疼爱那只丢了的。梦的后面我就一直在努力修复跟那只没丢的猫的关系,同时又要小心不要伤害了那只丢过的猫的心情,直到我醒来。
  1. 2009/09/09(水) 11:40:26|
  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3. | コメント:0
次のページ

Profile

2ya

Author:2ya
祈愿自此认真度日

New Entry

New Comment

Monthly Archive

Category

Search

RSS Feed

Links

Add this blog to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