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浪記

航海时代,以及搬家

我,我又准备换博客了……
对不起,还愿意来看看我这些瞎写的无聊的话的亲爱的你。憋不出几个字,还天天这样朝三暮四的换博客,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很没常性。可是这回换博客,不在被某种新奇的功能或版面吸引,也不在要抛弃什么过去,而是,恰巧是,是我想起了一段很美的过去。
在我的高中时代,我跟我最好的女朋友0065,常常坐在麦当劳里,一杯免费续杯的咖啡喝到头昏,玩你写一段我写一段的编小说的游戏。我们写的小说,地点常常是在灰尘积的很厚的房间里,虽然灰尘积的很厚,却总会有阳光、蓝天、绿叶等,透过灰尘挤进画面里。而主人公,往往是很内向古怪的年轻人,说些像咒语一样的话,把自己藏在很厚的衣服或者很大的眼镜后面。当时是2004年,我那时有个在博客动力(杯具,这个公司前一阵被收购了,之前的所有数据都找不到了)上的blog叫做“伊比利亚半岛上青春永驻的小酒馆”(“伊比利亚半岛”来源于当时很喜欢玩的《大航海时代4》和很喜欢学的世界地理课,我想象坐在那个半岛上,肯定能看得到大西洋上的白帆吧,就好像站在阿拉伯半岛上,就可以跳跃过很多棵小小的椰枣树那样。“青春永驻的小酒馆”来源于《哲学家的咖啡馆》这本书,这个恐怕0065都不知道,我当时为了被夸奖,常常隐藏有趣的词或句子的来源,好让别人觉得这是我自己想出来的。那本书我好像也没看完,只是看到这个小酒馆的名字,就兴高采烈的捏着名字跑了),我就把我们写的小说誊好存在里面。那时候我还看看博尔赫斯、乔伊斯、马尔克斯、普鲁斯特和卡夫卡,其实也没有看懂几句,但就是像小时候看简爱或者飘那样,挺认真的,一放学回家就趴在床上看个没完。不像现在这样,只看点简单轻松的东西,把难懂的、气息陌生的东西全都报以漠视、要不就是“先存在书架上,等屋子收拾干净再读”的态度。那时我写过一个主人公名字是斯内普的小说,这个斯内普跟《哈利波特》的斯内普关系不太大————可能只是长相或者某种气质有些相像————他是个大学的文学系助教,每天晚上孤独地坐在单身宿舍的烛光里吃面包,在面包的咬痕里看到一个笑脸,让他想起儿时红胡子舅舅抱着他时的笑脸。会在大便的时候默默背诵《伊利亚特》。2004年时的我以为自己长大以后会过这样的生活,心中有些悲壮,又有些向往。想到未来,心中总是如春风掠过,痒痒的,让人忍不住要神经质地哼一声。
我的想象可能是不着边际的,但是生活的答案往往又是更出乎人意料。我没像我以为的那样会一辈子找不到男朋友,当蓝袜子、孤独终老,也没像我想的去读法文系或者中文系,其实到了高考时,我都对上什么大学学什么已经没有任何想法,我那时总觉得高考结束之后,好像就是时间的尽头了一样,一切都卸下来了,反正不会很好,反正也不会没学上,我什么都不想管……我就是(并且可能一直将是)这样一个不给力的孩子啊。
上了大学之后,我在天津,0065在上海,慢慢的,过去就再也回不去了。虽然大二的时候我们还在一起琢磨做一本叫“糖高”(以纪念高中时喝免费续杯咖啡sugar high的经历)的杂志,但是之后就没再有什么了。
唠叨了这么多,简直说成了一部编年史。接下来我就择要说吧。前两天,因为自恋,我搜到了0065过去的几个博客,然后又找到了自己的几个过去的博客,我们互相赞美了过去曾经到达的、如今已经不可能到达的纯度。桑感了一阵子。我撺掇0065再跟我一起写博客,未果。她越来越内敛了。于是我就自己注册了个 blogger的域名(我要把会用的google服务都尽量用到底),名字还叫回少女时代的“伊比利亚半岛上青春永驻的小酒馆”(虽然少女时代已经回不去了),希望能继续多动动脑子,读点书,好奇的看看世界,像《苏菲的世界》里的苏菲一样,不要总是沉迷于打扫屋子、好莱坞大片和三顿饭里(虽然吃饭和打扫毕竟也是很重要的)。
  1. 2010/09/19(日) 04:11:49|
  2. 日 常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馋意

最近变得特别馋,天天想着家里做的干干净净的家常菜。上周回天津时,问来接我的老姨,你刚才吃什么了?还有呢?好吃吗?眼巴巴的,好像还能从她嘴里挖出好吃的来一样。好像听听菜名也能解馋。
回了家,中午妈妈给做了蒜蓉西兰花、清炒笋,还有红烧排骨和红烧鱼。我埋头嗷呜嗷呜地吃了起来。那天家狗丹丹的狗饭没有了,我妈拿米饭拌了红烧排骨的肉汁,然后把肉撕成小块,拌在肉汁饭里,丹丹也嗷呜嗷呜地吃了起来,吃得碗碰在地上“呱呱”响。
晚上吃的是清汤排骨面。面就是市场上的切面,我觉得这样的面软硬适中,柔软又厚实,最好吃了。排骨沾生抽,配上炒得很嫩的蒜蓉西兰花,说起来就又想哭又想流口水。(回家是什么呢,回家就是能吃得又饱又好,睡得特别踏实,睡前也不会胡思乱想,好像天天都有用不完的时间,只好用武侠小说打发。)
可是,无论是办公室附近,还是家附近,一家能做这样简单干净好吃饭菜的地方都没有。国贸的金湖茶餐厅是最近发现的比较好吃的餐厅,里面的家常碎肉茄子蛋饭,如果不是那么油的话,真可以跟家里的饭试着媲一媲美。但是太贵了,一份要30多块。而难吃的又必须天天吃的饭馆,则真是说也说不尽,恶心也恶心不完。
君若问,你为啥不自己做,这几个菜又不难?————虽然我家没厨房,但这不是借口,而且楼下就是很好的菜市场。我相信,要是我妈来了,肯定没厨房也能做出油烟少且好吃得让人吞舌头的饭。所以,我想还是因为我没能变成一个妈妈样的女人吧。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也照顾不好男朋友。前几天还做过一个特别难吃的茄子,而且家里乱得好几天没收拾了……
希腊神话里有个叫做Demeter的女神,译作得墨忒尔,掌管丰收和大地,头发金黄如小麦,还教人类耕种。她的女儿被冥王抢走后,她伤心得变成一个老太太,任由天下的作物枯萎,泉水干涸,只日复一日的寻找女儿……最近总我是想起这位女神来。
  1. 2010/08/17(火) 16:20:34|
  2. 日 常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1

飞过一座座黝黑的山

我做了这样一个梦。开始是有人在网上追杀我,我在网上东躲西藏,最终被大佬发现,他杀死了我的网络身份,人们再也无法从网上找到我任何一丝的痕迹了。我的肉体身被放逐到南美洲的安第斯山脉上,在那里遇见了一个穿着华丽的鸡尾酒服的阔太太,后面跟着四个穿黑衣的修女,对她毕恭毕敬。天快黑了,修女跟阔太太说,“太太,这里昼夜温差很大的,穿上裘皮大衣吧。”阔太太矜持地说,“哼,我不要。”我则拉上了我的最厚的夹克的拉链,决定不如以去追寻黎明最初的阳光作为眼下的计划。于是我在满是星星的夜空下上甩着腿跑,夜空看起来离我很近,我跑起来也毫不费力,很轻易地就飞似的跳过一座又一座黝黑的山头。最后我终于来到一处开阔的谷底,远处的天正开始发出玫瑰和金黄交织的颜色,我盘腿对着那最初的黎明的太阳坐了下来,心中是运动之后常会感到的暖暖而平静的快乐。
  1. 2010/08/02(月) 10:56:30|
  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3. | コメント:0

蒲公英

想起在之前上班的公司楼下,有这么一块小草坪,是我下午经常过去散步的。那里住着几棵蒲公英。
有一天,我看到其中好多棵都有孩子了,从黄色的小花变成白茸茸的毛毛头。我想起小时候的把戏来,就捏住其中一棵的茎,使劲地吹。可是吹得头都疼了,好多孩子还是不肯离开妈妈。而那些被吹下来的小伞兵们,则停在妈妈附近的草叶上。可是,等到自然界的风吹起来时,他们就会飞得更远了吧,而且估计再找不到回来的路了。想到这些亲子间必然的分离,就黯然神伤。
后来的好几天,我下班经过那片草坪,都会看看那些蒲公英孩子走得怎么样了。可是有一天下特别大的雨,雨停后,却连蒲公英妈妈都找不到了……
我忽然想起那段时间来。我觉得在那段时间里,我重新有一双孩子一样的眼睛,能注意到蒲公英一家的生长与离合。而现在,我看到家里住着的蚂蚁一家时,则只是板着脸用抹布擦拭过去,把他们都按扁。
那种轻柔的,尊重一切的心,似乎要是在非常宁静,心中无牵挂的时候才能产生。而现在我忙了,我只想着赶紧把家务做完,然后明天还要早起。所以,就不叫自己去动脑筋想蚂蚁会有什么感受。
  1. 2010/07/30(金) 15:53:59|
  2. 日 常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家庭自制奶茶

租来的房子里,连个厨房都没有,于是在厨艺这一块,一直都没有得到锻炼提高的机会。所以平时只能收集一些不需要用炉子或不会产生油烟的超简易食谱试试看,往往还会搞砸。
今天按照“蓝手札”里的法子,用搪瓷缸在电磁炉上煮了一次奶茶。
首先在搪瓷缸里放五分之一左右的水,在电磁炉上做开。因为水很少,一下子就沸腾了,这时候就赶快放进红茶包(我用的是立顿红茶,因为茶缸较大,放了两袋。如果是质量更好的茶,味道肯定会更好吧),盖上盖子,掐表数两分钟,开盖,倒进牛奶至满意处,稍稍煮热,加糖,关火,搅匀即可。
“蓝手札”建议放少许盐,以增加口味的层次感。我放了一点点进去,真的效果很棒。“蓝手札”又说倒牛奶之前把茶包拿出,我是口味比较重的味觉迟钝型吃客,所以没有拿出茶包。
这款家庭自制奶茶乍一尝之下跟现在到处很流行的5元一杯的“香港地铁奶茶”味道真的是有些接近。“5元一杯唷!”如果在品尝时这么大占便宜似的想着的话,味道会更好。

附,蓝手札的奶茶做法链接
  1. 2010/07/26(月) 06:56:28|
  2. 日 常
  3.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4. | コメント:0
次のページ

Profile

2ya

Author:2ya
祈愿自此认真度日

New Entry

New Comment

Monthly Archive

Category

Search

RSS Feed

Links

Add this blog to links